行业资讯

P2P网贷的2016:强监管下网贷平台各显神通

 

P2P

 

  业内一致认为,2015年7月18日《互联网金融指导意见》的出台确立了行业的基本规则和业务属性,相比较之前长达八年时间的“无监管、无门槛、无标准”的野蛮生长时期,2015年由此被定义为“监管元年”。   

 

  而2016年随着监管政策的密集出台,具体可行的业务规则被陆续公布,合规成为网贷行业发展的集体关注点,也事关着网贷平台生死存亡,这一年被业内称之为“规范元年”。   

 

  相比较之前央行和银监会等中央监管机构口头发言和不成文规定,这一年的监管政策可以说是思路清晰、体系完整、力度空前,正是这种强监管政策逼迫无序的行业逐渐走向正轨,作为一个新金融领域,网贷行业终于被纳入金融监管的体系之内。   

 

  然而监管层将P2P网贷行业定位为聚焦小额分散的普惠金融领域,与传统金融机构形成竞合关系,这无疑打破了很多互联网金融行业从业者的大金融梦。而大量的违法违规平台面临艰难抉择,如若合规则时间有限、成本高昂,如若不合规则出路有限、死路一条。由此,在强监管之下,整个网贷行业在合规自律的基调下各显神通纷纷寻找出路。   

 

  1、集团化与品牌升级   

 

  在合规之年,前期积累了大量市场资源、自身资产丰富、合作方较多的大型平台纷纷开始进行品牌升级,推动集团化运作。据盈灿咨询统计,仅下半年就有包括INK集团、JIMU集团&PINTEC集团、团贷网集团、凡普金科、开鑫金服、万惠集团等在内的多家集团化公司成型。这些集团化公司往往设立多条业务线主攻不同类型市场,不仅涉及小微金融、传统资管,还涉足金融科技等新兴领域。   

 

  一众P2P平台开启集团化升级之路与监管的持续加强有关,网贷负面清单制度的实施迫使之前大量准信用中介和信用中介绕开和隔离违规领域,通过设立子品牌继续开展相关业务。而且集团化和品牌升级也对提升企业实力和最大限度开拓市场具有积极意义,接下来的过渡期内这一规避监管的方式可能成为大中型平台的一种主要方式,毕竟没有哪一家平台愿意放弃从事大金融业务的野心。   

 

  2、大单消化、资产扩充与金交所   

 

  自从监管细则公布之后,借款限额的讨论就从未间断过,各大平台都在苦思冥想解决办法。作为大单模式的典型代表,红岭创投在监管细则出台后仍然坚持异见持续发大标,在监管压力、媒体质疑和舆论担忧下,红岭最终决定:2017年3月28日开始,平台新发的产品都将以限额为标准。而且负面清单的红线也堵死了P2P平台从事其他金融机构标准化和非标准化资产业务的扩张之路。   

 

  由于不甘心放弃已有的资产渠道同时有大单模式的利益诱惑,不少平台开始联合设立或者进驻金融资产交易所。而据媒体不完全统计,包括连交所、恒大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西安百金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厦门国际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西安合众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天安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天安所)、江苏开金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成都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等在内的8家平台均在年内相继成立。现阶段,已有几十家P2P网贷平台以股东或会员身份,与金交所达成战略合作关系。但是合规性是个关键前提,这要取决于监管机构的态度,对于很多平台来说这条路可能并不可行。   

 

  3、小额合规领域渐成红海   

 

  同样是合规需求,小微分散的网贷业务成为网贷平台不得不去用心经营的领域,而车贷、个人信贷、消费金融、三农贷款等成为颇受关注的业务,尤其是车贷、消费金融等领域在今年行业内诸多平台密集发力的业务。   

 

  由于大量平台迫于合规压力涉足这些领域,导致原本就竞争激烈、同质化严重的领域颇由蓝海变红海之势,由此引发数起因争抢业务酿成的商业诋毁和平台冲突事件。眼下随着随监管加强和行业自净作用,行业平台数量肯定持续下降,尽管市场足够广阔,问题平台清理或者良性退出所腾挪出来的市场空间对于缓解市场竞争也有一定作用,但如何结合实际场景进行业务创新成为接下来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行业需求。   

 

  4、借势资本、加速奔跑   

 

  资本对于平台的助推作用不言而喻,然而今年互联网创投圈普遍遭遇资金寒冬,加之互金专项整治等监管行动和《P2P网贷暂行管理办法》等监管政策的出台让整个行业环境生出较大不确定性,因此大部分资本对于P2P机构融资表现谨慎。   

 

  不过,行业环境的净化也让部分优质平台显露出来,而且部分实力背景优异、渴望资本在过渡期加速其奔跑扩大优势的平台也有急切的融资需求。因此今年仍然有平台融资的新闻频频见诸报端,据零壹财经统计,2016年1月至11月共发生87例融资事件,涉及金额约195亿元,较去年同期(171亿)增加约24亿元。截至12月23日,2016年国内获得B轮及以后融资的网贷平台至少53家。值得一提的是,仅独角兽陆金所年初1月18日就宣布完成12.16亿美元融资,占据全行业融资总额较大比重,自身估值达到185亿美元。这也凸显了资本方对于平台的不同偏爱,弱者愈弱、强者更强的马太效应推动用户、资源向大平台集中,缺乏外部输血的大量中小平台自身造血能力也不足,能挺多久就看造化了。   

 

  5、并购大潮尚未开启   

 

  曾经在监管细则发布后出现一阵行业热议:通过行业并购能否实现行业资源的较好配置。还出现部分P2P平台私下打折出售的消息。似乎监管政策出台后很快就会出现一波行业并购潮,但这种现象并没有如我们预期的那样发生。相反我们看到今年比较特别的是,不少实业企业涉足互联网金融但很快纷纷暂停或者转让撤离。这其中不少是出于开拓企业融资渠道、炒作进行市值管理等目的,看不到盈利前景心生退意在所难免。   

 

  平台间的并购潮能否在明年发生还需要等待条件的成熟,包括竞争的深化、政策的支持、资本方的推动。不管是平台间的资产、运营、市场和品牌等横向整合,还是网贷行业产业链上下游纵向并购,对于行业来说,这些资源的重组都是有积极意义的,倘若能够实现帕累托优化,那就皆大欢喜。   

 

  6、良性退出无奈的选择   

 

  关于行业环境的压力和平台成本高企的讨论已经足够多,这里不再赘述。当通过内外部的努力均看不到扭转困局的前景时,P2P平台良性退出成为无奈选择却是社会较为欢迎的方式。我们今年也看到了很多这样的“良心”案例,也见识到了深圳瑞银贷的以海黄树兑付、安徽徽融通以酒兑付、山东乐网贷的大蒜抵债等奇葩退出兑付案例。总体而言,良性退出比重还是不高,不知道有多少触雷的投资人至今仍然走在艰辛而又渺茫的维权之路上。   

 

  回首这一年,网贷行业经历了太多舆论拷问和监管规范,重重重压之下行业仍显示迸发突进的潜力,这完全得益于国内经济系统内金融体制的不完善,以及科技和互联网的催化作用。新的一年,合规成为重头戏,能否活下去考验着大多数平台,旧有模式无法持续,新的模式还在形成,十字路口向死而生。